罗氏诊断曾用"武汉病毒"命名试剂盒 武汉教授怒批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检测工作

华春莹31日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扩散,特别是欧美一些国家形势严峻。各国人民一致呼吁要加强团结合作,共同应对疫情。但同时,有个别人不时发出一些刺耳声音,跟当前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气氛十分不和谐。“这些人试图制造一只世界上最大的锅甩给中国,让中国成为最大的替罪羊。但是,这个锅太大了,对不起,他们甩不出去的。”华春莹说,疫情是面照妖镜,人心善恶、品行高低尽显其中,一览无余。病毒不讲意识形态,也不分国家种族。面对疫情,各国命运与共,污蔑攻击、甩锅推责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唯有加强团结合作,才能够尽快战胜疫情。当地时间3月28日,阿联酋卫生与预防部在阿布扎比开设了一个新冠病毒移动检测中心,宣布启动一项可自驾车通行的新冠病毒检测服务,当地居民在车内即可接受检测,整个检测过程只需5分钟。阿联酋当局表示这是为进一步加强新冠疫情的防控所采取的预防措施。在检测中心正式开放的当天,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前往检测中心并亲自体验自驾检测全过程,随后在其官方社交网络账号公布了相关的视频和内容,“今天,我前往了新设立的新冠病毒移动测试中心(mobile COVID-19 Test Center ),该中心是预防新冠病毒蔓延措施的一部分。户外医疗队是阿联酋安全的第一道防线,他们为了我们的安全一直在奉献自己。”

【环球时报】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造成3000多人死亡,但有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工作似乎就是天天抨击中国等其他国家。美国务院发言人3月30日称,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通话,谈及“反击中国和俄罗斯传播与新冠病毒有关的虚假信息和宣传活动的重要性”。蓬佩奥因其在疫情中的表现被《华盛顿邮报》称为“有史以来最差的国务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1日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方与时间赛跑,与病毒抗争,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现在,很多中国企业仍在争分夺秒、夜以继日生产医疗防疫物资,为世界其他国家抗击疫情提供物资保障。我们无心、无暇也不屑于发起所谓“虚假信息运动”。 

据阿联酋当局公布的信息称,该移动检测中心每天早上8时到晚上8时向公众开放,每天可接纳600人次检测。该检测中心对包括孕妇、高龄人士以及患有长期疾病在内的个人提供免费检测;对于其他如需证实自己是否患有新冠肺炎的普通民众将收取每人370迪拉姆(折合人民币700元)的检测费。【环球网快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7时4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72万例,总数达到720117例。其中,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4万例,达140886例,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震中”。

具体时间线如下:1月19日:超过100例;1月24日:超过1000例;2月12日:超过5万例;3月6日:超过10万例;3月18日:超过20万例;3月21日:超过30万例;3月24日:超过40万例;3月26日:超过50万例;3月28日:超过60万例;3月29日:超过70万例。

“美方官员称中方发起虚假信息宣传,不知道能否明确指出哪些信息是虚假的?是中方的抗疫成效?还是中方向其他国家提供的支持和帮助? ”华春莹31日在回答关于蓬佩奥的言论问题时反问说。她表示,至于美方自己处理这场危机究竟怎样,美国国内有很多报道,美国人民也有切身体会。中国人民非常关注和担心美国疫情发展,我们真诚希望美方能够尽快战胜疫情,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能够得到维护。

另据荷兰媒体BNO Newsroom梳理新冠病毒传播时间线发现: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从60万例增长至70万例,即增长10万例病例,仅用了1天时间;而从50万例增长至60万例,以及从40万例增长至50万例,用了2天时间;从30万例增长至40万例,用了3天时间。相关数据表明,随着新冠病毒迅速传播,全球每增长10万例病例所需的时间正逐步缩短。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称,特朗普当天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被问到“中国散布虚假信息”问题时,表现出与蓬佩奥不同的立场。“美国之音”称,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问道,《华盛顿邮报》报道了有关中国、伊朗和俄罗斯针对美国的疫情应对措施发动了复杂圆熟的虚假信息运动,包括病毒源自美国的说法。特朗普回答说,《华盛顿邮报》属于假新闻,不可信。主持人打断他的话说“中国已经散布了不实信息”。特朗普回答说:“他们这么做,我们这么做。我们用不同的说法来称呼它”,“每个国家都这么做。”

BNO Newsroom 报道截图

“美国之音”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蓬佩奥一直在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及散布不实信息。3月30日,他在与来自亚洲或专注报道亚洲的记者举行电话会时,再次批评“中国、伊朗和俄罗斯散布有关疫情的虚假信息”,称这些信息包括“在病毒起源问题上混淆视听,在各国抗击疫情及哪些国家在真正为全世界提供援助的问题上混淆视听”。